板 材 部
优 钢 部
优钢二部
建 材 部
带 钢 部
带钢二部
有色一部
有色三部
钢 管 部
炉 料 部
外 贸 部
星光公司
上海公司
星原公司
  行业信息  / News
宝武钢铁12月挂牌 设立双总部模式( 时代周报)
发布时间:[2016-11-8] 已浏览 336 次

获悉,与南北车、中国航运等央企合并不同的是,宝武钢铁集团将在上海和武汉设立双总部,这在国内央企重组中尚属首次。

马国强再一次回到了上海,执掌我国最大的钢铁企业——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宝武钢铁集团”)。

10月31日上午,宝武钢铁集团在上海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。受中组部领导委托,中组部有关干部局负责同志宣布了党中央、国务院关于宝武钢铁集团主要领导配备的决定:马国强任宝武钢铁集团董事长、党委书记,陈德荣任宝武钢铁集团总经理。

500多天前的2015年6月2日,那是马国强被任命为武钢集团董事长、党委书记的第一天。自那天起,武钢进入“马国强时代”,以及关键改革转型节点。

在这500多天里,武钢这个共和国钢铁长子体会着命运的强烈震感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马国强于宝钢和武钢的双重工作经历,以及执掌武钢期间在去产能过程中的平稳处理,为他掌舵宝武钢铁集团加分不少。

“马国强主要的工作经历在宝钢,而最近几年他对武钢的工作也比较熟悉,实际上对两家企业的情况都比较了解,这样可以避免很多矛盾,更好地处理利益关系。”11月4日,谈及国资委缘何选定马国强担任新集团“一把手”,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告诉记者。

据武钢集团官方微信“幸福武钢”消息:11月2日,宝武钢铁集团董事长、党委书记马国强,总经理、党委副书记陈德荣一行到武汉总部召开干部大会,就宝武重组相关工作作了整体部署。这是马国强就任宝武钢铁集团掌门人第三天后,首次以新集团“一把手”的身份回到武钢。

记者独家从接近此次宝武重组事宜的人士处获悉,与南北车、中国航运等央企合并不同的是,宝武钢铁集团将在上海和武汉设立双总部,这在国内央企重组中尚属首次。

上述人士指出,若无意外宝武钢铁集团将于12月份在上海举行宝武钢铁集团成立大会。届时,中国最大的钢铁集团企业将正式成立。

君子以正位凝命。在当前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钢铁去产能的背景下,马国强深知,治下的两大钢铁集团的重组之路势必任重而道远,“一年谈成,三年完成,五到七年融合。”谈及宝武钢铁重组之路,李锦告诉记者。

“最佳人选”

事实上,今年6月,宝钢和武钢公布筹划集团层面的战略重组以来,新宝武钢铁集团的领导层任免一直备受市场关注。

外界纷纷猜测,在宝钢和武钢合并后,一家总资产超过7000亿元、年产能达到6000万吨、规模位列全球第二的钢铁“巨无霸”,到底将由谁来掌舵?

而此次人事任免的保密工作做得密不透风。9月22日,宝钢股份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交易报告书(草案)公布;10月28日,两者分别召开股东大会,在这样重要的时间节点,都未有新集团的人事任命消息流出。

直至10月31日,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,宝武钢铁集团的领导层任免才最终水落石出。不过,在10月28日的武钢股份股东大会上,有与会者在现场观察发现:“明显感觉到马国强的讲话立场有了微妙的变化,就像是站在宝武钢铁(集团)的立场在说话。”

在外界看来,由武钢“一把手”马国强执掌宝武钢铁集团,看似突然,但却并不意外。

此前,业内普遍认为宝武钢铁集团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人选,将在原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、宝钢集团总经理陈德荣和武钢集团董事长马国强三人中间产生。

记者注意到,业内呼声最高的要属57岁的徐乐江,其为“老宝钢人”,早在1974年即参加工作,从宝钢初轧厂起步,一路成为宝钢集团掌门人。

通过履历可见,徐乐江的工作脚步似乎从未离开过宝钢。而其在宝钢的搭档陈德荣,则曾有过杭州钢铁集团的多年管理经验。此外,陈还有10余年从政经历,1997-2013年,历任嘉兴市委书记,浙江省副省长,浙江省委常委、温州市委书记等职;2014年7月开始担任宝钢集团总经理至今。

而翻看马国强的履历,这位擅长资本运作和财务会计的高管,曾在宝钢集团工作长达18年,历任计划财务部资金处副处长、副部长兼资金管理处处长,宝钢集团副总经理、党委常委、总会计师,宝钢股份总经理等职。

此后,马国强于2013年空降武钢,担任“二把手”总经理,在原董事长邓崎琳落马后,马国强被扶正担任武钢“一把手”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调任武钢之后,马国强在去产能上表现得可圈可点,其在武钢去产能过程中的平稳处理为他掌舵宝武钢铁集团加分不少。要知道,我国煤炭和钢铁行业从业人员众多,国企在去产能特别是人员安置上,存在很大的掣肘。

在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钢铁去产能的关键阶段,改革什么、如何去产能,都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和矛盾,因此既熟悉宝钢、又熟悉武钢的马国强,显然众望所归。

李锦对记者表示,宝钢和武钢的领导层,代表了两方的利益,这样在一个人(马国强)的身上,矛盾利于解决,更好地利于两者的融合,“在央企重组中,多是用这种方式,业务和人际关系更加熟悉,利益上不具有排他性,实际上是一个最佳人选”。

双总部模式

11月的武汉,已至深秋。青山区临江大道段,毗邻长江数百米处,一组组四层高的红色苏式建筑群,如阵列般整齐划一。这是上世纪50年代兴建的钢铁工人居民楼,名为“红钢城”。

红钢城沉淀了太多老武钢人的记忆,其西南方向约7公里处—友谊大道999号,两幢高百余米的双子建筑矗立,楼顶“武钢”二字清晰可见。这里是武钢集团总部所在地,马国强曾在此办公长达3年多。

在钢铁行业下滑,产能严重过剩,以及前任董事长邓崎琳涉腐落马的关口,马国强临危受命执掌武钢。去年武钢陷入史上最困难的时期,武钢股份亏损额在上市钢企中排名第一。而到今年第三季度,情况稍微好转,实现净利润3.7亿元,较去年同期10亿元的亏损额实现扭亏为盈。

10月29日,武钢股份披露,国务院国资委原则同意宝钢股份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的总体方案。

据了解,本次合并的具体方式为:宝钢股份向武钢股份全体换股股东发行A股股票,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;武钢股份拟设立全资子公司武钢有限,武钢股份现有的全部资产、负债、业务、人员、合同、资质及其他一切权利与义务由武钢有限承接与承继;自交割日起,武钢有限100%股权由宝钢股份控制。

根据交易报告书披露,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将进行联合重组,武钢集团股权将无偿划转至宝武钢铁集团,联合重组完成后,武钢股份、宝钢股份均为宝武钢铁集团控制的下属企业,宝武钢铁集团将控股合并后上市公司。

在上述重组方案公布后,外界担心未来武钢的身份和地位将出现下降。

“我们理解武钢的地位,不是说武钢集团消失了、‘共和国长子’不见了,最初很多都是误解。”武钢集团内部人士向记者澄清,武钢和宝钢一起成为宝武钢铁集团,两家都做大了,宝钢集团的名字也没有了。

记者从接近此次宝武重组事宜的人士处独家获悉,未来宝武钢铁集团将在上海和武汉设立双总部,“主要是从地域管理方面,如果只设置一个上海总部,对武汉这么一大摊子的驾驭和管理,在信息的传递、直达方面还是有缺失的,所以设置了双总部的管理模式”。

上述人士告诉记者,对于将来双总部怎么运营,怎么样实现高效、比较科学的管理模式,“我个人觉得,我们有关的管理部门比如改革创新部在运筹,怎么来做好这件事情,倒是一大考验。毕竟是国内首家做这个事情”。

而在新集团成立后,“一把手”和“二把手”在哪里办公将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。“宝武集团成立后,董事长(马国强)和总经理(陈德荣)应该是在上海办公。”11月4日,武钢集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。

上述人士指出,包括前天(11月2日)董事长(马国强)在会上还说了一句话:“上海总部和武汉总部两边的有些部门的负责人,出现调动都属于平调。”

防城港项目重新定位

10月28日,武钢集团办公大楼二楼会议室,武钢股份201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在此举行,会议审议通过了宝钢股份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等议案。

“这可能是武钢股份最后一次股东会了。”一位参会人士对记者表示,如果宝钢和武钢合并顺利推进,以后单独以武钢股份召开的股东大会或将不复存在。

记者注意到,当天的股东大会,现场前来参会的中小股东不足10人,不过武钢股份董事长马国强对于参会股东的提问几乎是有问必答。

对于股东关心的宝武钢铁合并事宜,马国强在问答环节表示,重组的目的,并不是简单的“1+1”,“如果是简单的‘1+1’,用不着花这么大的力气来做。”

马国强指出,长期以来,武钢和宝钢各自发展,形成了今天的格局,但不可否认的是,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,产品结构高度相似,都是以碳钢板材为主,主要的产品包括汽车板、家电板等。

马国强认为,重组后的协同效应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:研发协同,各自优势研发力量的结合,研发资源的共享,从而可提升产品质量和制造水平;采购协同,武钢、宝钢的铁矿石95%依靠进口,去年两家钢企的铁矿石采购量占全球贸易量的4.8%,合并之后上游议价能力将明显增强,焦煤废钢、铁合金等原材料将享受合并的红利。

同时,在营销协同方面,武钢、宝钢有着各自的优势服务区域和优势产品,合并后有利于降低物流成本,若在核心产品方面进行产销协同,那么可以在降低恶性竞争的同时,定价权增强,提升盈利的空间。

此外,在制造协同领域,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的产品结构均以板材为主,存在同质化竞争的现象,合并之后,企业的制造水平、消耗水平、成本管理水平可得到提升,盈利能力、议价能力将会相应增强。

最后是规划协同,马国强表示,中国钢铁行业走到今天,产能严重过剩,经营困难,很大因素是钢铁企业多而分散,各自站在局部来做决策,“我们虽然没有能力把全国的钢铁企业整合起来,但我们要尽最大努力,按照国家去产能要求,在区域结构调整、产品重点等顶层规划上协同发展,形成更加有竞争力的市场主体。”

记者注意到,马国强所提到的这一规划协同方面,或体现在武钢防城港项目和宝钢湛江钢铁项目。这两大项目,均是宝钢和武钢在各自为政时期所上马的,同时于2012年获得国家发改委“准生证”。

根据地理位置可见,湛江钢铁和广西防城港钢铁两大项目均位于北部湾,相距仅200公里左右,辐射半径相近,产品结构和目标市场也大致雷同。

“这是大家关心的问题。原来,宝钢集团要考虑发展,在湛江上项目,武钢集团要考虑发展,在防城港上一大项目。”马国强说,未来宝钢和武钢联合重组了,接下来我们势必要对广西防城港重新的定位,可能从宝武集团的角度来说,我们重点发展湛江。

马国强指出,“广西防城港(项目),希望与当地政府商议,寻求错位竞争的方式”,“不能像现在的宝山与青山一样,你生产300万吨汽车板,我也生产200万吨汽车板,大家也都知道防城港、湛江之间的距离,所覆盖的区域,包括市场(均有重合之处),这也是这次重组到底是为了什么,大家也可以看到,不重组会是个什么样”。

武钢聚焦非钢产业

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要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将“去产能”作为2016年全国经济工作的五大任务之一,要求自2016年起,用5年时间压减全国粗钢产能1亿-1.5亿吨。

化解中国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工作,已成为中央高层的重大战略部署,是钢铁行业脱困、调整、转型升级的首要任务、攻坚之战。在宝武钢铁集团合并之际,两大钢铁龙头,自然责无旁贷。

根据交易报告书(草案)披露,宝钢集团、武钢集团计划在2016-2018年内分别压减粗钢产能920万吨、442万吨。

根据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压减产能责任书的要求,宝钢股份、武钢股份2016-2017年内分别压减465万吨、140万吨粗钢产能。

“整个武钢集团的去产能目标,预计我们可以在今年全部提前完成,有些工作在推进中,尽量努力在今年之内把所有去产能目标都完成,当然重组以后有没有新的调整,这个我还不清楚。”11月4日,武钢集团负责宣传的人士告诉记者。

11月2日,在武钢总部调研期间,陈德荣在总结讲话中表示,武钢是“共和国的钢铁长子”,武钢的“一米七”工程、质量效益型发展道路、管理模式、人才培养、装备提升等,都推动了中国钢铁业的快速发展,为我国钢铁行业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,“宝钢建设初期,在管理和技术上都曾向武钢学习”。

记者注意到,陈德荣对未来的武钢有了一个基本“定调”,他表示,宝武集团要以钢铁为基础,在服务业为主的后工业文明时代转型发展,集团在华中地区的新产业发展将大有作为。

据了解,此前曾因“卖红酒、养猪”而成为行业内外热议焦点的武钢,将把非钢业务作为脱困的另一个“抓手”。未来,非钢产业是武钢“十三五”期间的工作重点。

此前武钢有高管表示,目前武钢产业存在业务分散,高度依赖钢铁产业,市场竞争力弱,与地方经济融合不够、参与度不高等问题,为此研究确认了多元产业发展聚焦向外的思路。

“武钢的非钢产业,将努力地往服务业方面发展,尽量借助宝武集团大的牌子,应该有所作为。”武钢集团有关人士告诉记者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武钢集团早在2012年就开始于主业钢铁之外,拓展多元化业务,先后试水高新产业、天然气、物流甚至食品饮料等多个行业领域。

武钢成立了全资子公司武钢城市服务集团,旗下投资了武钢快餐、武钢物华科技、武钢物业、武钢旅行社、防城港城市服务以及武钢农业共6大公司。

“全国都是如此,现在不能靠着钢厂吃钢厂。”武钢内部人士曾告诉记者。

相关新闻

接棒马国强,刘翔任武钢集团董事长

武钢资源集团11月4日在官方微信发布了一则《陈德荣赴矿山调研》的消息,在消息中可以看到,刘翔已经出任武钢董事长、郭斌出任总经理。

武钢资源集团官方微信的消息显示,11月3日,宝武集团总经理、党委副书记陈德荣一行赴大冶铁矿进行调研,宝武集团副总经理、武钢集团董事长、党委书记刘翔,宝武集团副总经理、武钢集团总经理、党委副书记郭斌,宝武集团副总经理张锦刚等参加调研。

这是武钢方面首次发布马国强离任之后集团高层的人事消息。


  Copyright (c)2010 ZJMETAL.COM All Rights Reserved  技术支持:开创网络   浙ICP备10000349号-1
版权所有(c)浙江省冶金物资有限公司 地址:杭州市秋涛北路278 号 电话:86-571-86452525 传真:86-571-86452509